如何应对新变化?盘点2020年餐饮10大热点事件
来源: | 作者:网络 | 发布时间: 2021-01-12 | 30 次浏览 | 分享到:
回望2020,一个值得铭记的年份,新冠疫情这只黑天鹅深刻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。作为实体经济的中坚,严重依靠现金流的餐饮行业最先遭受第一波打击,受伤也最重。

闭店、自救、复工、重生,疫情下的餐饮人也展现了超强的韧性,最先触底反弹,餐饮人用勤勉和乐观挺过了那段至暗时刻。

危机过后,餐饮行业也被重塑了模样。餐饮新基建概念深刻影响行业未来,头部品牌加速餐饮的零售化,餐企融资井喷,大型餐企排队上市,数字化、私域流量、直播带货成为行业热议的焦点,新品类、新物种在疫情下不断涌现……

在国内大循环的国家战略下,餐饮行业又迎来了重生的新机遇。

过去的一年,有太多难忘的事情和时刻值得我们回顾、反思和总结。今天,我们一起盘点2020年10大热点事件;明天,我们将会2021年发布10大趋势。

NO.1
疫情重创餐饮业,西贝撑不过3个月

“春节预计损失7至8亿,员工每月支出超过1.5亿,这么下去撑不过3个月……”  ——贾国龙

1月23日武汉封城,受疫情影响,拥有367家门店,年营业额超过50亿的行业巨头西贝莜面村整体营业额环比2019年下降87%,现金流极度紧张。

2月1日,贾国龙发声,西贝活不过3个月。随后浦发银行紧急向西贝提供1.2亿的贷款,后续还提供了4.3亿元的授信额度,帮助西贝挺过难关。

这件事的直接后果是,曾经“坚持不上市的西贝”西贝创始人贾龙在12月2日首届中国餐饮品牌节表示,西贝已经决定上市,目前正在寻找合适的时间和资本。

过往面对资本,餐饮行业的创始人们即爱又怕,但2020的疫情犹如催化剂,深刻的改变了传统餐饮人的思维。

正如贾国龙所说:“餐饮企业自身如果没有任何困难,不上市没问题。但遇大灾大难,餐企突然发现自身的造血能力和抗风险能力还是远远不够。

在重新评估什么是有利于企业、有利于员工、有利于顾客的发展方式时,上市可能就是其中的一种。”

NO.2
老乡鸡土味发布会成为2020年经典营销案例

2020年初,老乡鸡突然登上舆论的C位。

2月8日老乡鸡的董事长束从轩手撕联名信,拒绝员工疫情期间愿与企业共患难不拿工资的请求,并表示“没有一个冬天无法逾越,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!”,“卖房卖车也要给员工发工资”。

考虑到2月武汉封城后,老乡鸡主动关闭了武汉地区100家门店,“保守估计至少有5个亿的损失”的情况下。

此番表态展示了一个充满责任感和有担当的企业家形象,老乡鸡“三观超正”的企业价值观迅速获得公众的广大认同。

3月18日,老乡鸡200元土味战略发布会刷爆互联网,老乡鸡官方公众号发布的这段10分钟视频,迅速收获10w+的播放量和3.3w+的在看,“土到极致就是潮”。

此番“200元的超低成本骚操作”为品牌赢得了近10亿的曝光量,毫无争议的成为2020年品牌营销经典案例。

9月1日,老乡鸡隔空喊话岳云鹏邀请其当代言人的“一唱一和”又双叒叕登上热搜榜,老板束从轩成功完成了从幕后到台前。

从老板到网红的身份转变,名副其实的成为“老乡鸡第一代言人”。

老乡鸡在2020年的品牌营销上画下属于自己的浓墨重彩的一笔,不论是节奏,玩法还是时间点,都拿捏到位,四两拨千斤,教科书般的向我们展示了餐饮品牌如何做营销。

一改过去餐饮行业“低段位”的品牌营销的印象,此三战一举奠定了老乡鸡“中式快餐之王”的江湖地位!

NO.3
蜜雪冰城全球门店超过1万家,新茶饮迎来黄金时代

6月22日,蜜雪冰城宣布全球门店超过1万家,这也是中国茶饮行业首家门店超过一万家的品牌。

蜜雪冰城总部在郑州,由张红超在1997年创立,主要针对三四线下沉市场,被称为茶饮界“拼多多”。

另据悉,蜜雪冰城将完成IPO前的最后一轮融资,投资方为高瓴资本(同为喜茶投资方)和龙珠资本,本轮计划融资10-20亿人民币,投后估值约200亿。

此番融资后蜜雪冰城成为茶饮市场当前估值最高的品牌,超过喜茶160亿估值。

2020年新茶饮迎来黄金期。从消费端看,预计到 2020 年底新茶饮市场将突破 1000 亿元,头部品牌红利仍在。

网红品牌茶颜悦色省外首店武汉天地开业当天,排队超过8小时,爆款“幽兰拿铁”被黄牛炒到150元一杯,并登上微博热搜。

从资本端看,全年茶饮品牌已拿到10笔融资,数十亿元的资本涌向新式茶饮市场,而新茶饮双巨头之一的奈雪的茶今年也频频爆出IPO的传闻。

从发展趋势看,2020年共9家新式茶饮品牌组建了数字化团队,其中奈雪的茶、喜茶数字化团队超百人。

“数字化”成为新式茶饮“刚需装备”,以数字化管理为核心,进行全链路数字化搭建,涵盖供应链、门店运营、品牌营销、线上渠道以及产品数字化驱动等多个维度,推动新式茶饮品牌在“人、货、场”的重构。

NO.4
瑞幸因造假门在纳斯达克退市 中概股海外声誉受损

6月28日,因涉嫌财务造假,中国咖啡第一股的瑞幸咖啡在纳斯达克退市,瑞幸咖啡也成为首家在纳斯达克上市一年便退市的中国餐饮企业。

9月18日,国家市场总局对瑞幸咖啡财务造假行为作出处罚,罚款贰佰万圆。

12月17日,国证交会表示,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.8亿美元罚款就造假案达成和解,持续一年的瑞幸造假事件告一段落。

一度以补贴和“流量池”思维迅速打开市场的瑞幸咖啡,创造了从成立到IPO仅17个月的全球最快IPO纪录,但随着财务造假的“泡沫”的破裂,瑞幸的IPO神话走向终点。

但退市的瑞幸并未就此没落。据未经审计的最新财务信息披露,在营业收入上,前三季单季收入分别为5.65亿、9.8亿和11.45亿,同比增长18.1%、49.9%和35.8%,门店中有60%实现了盈利。

门店方面瑞幸门店进行了收缩,截至2020年11月30日,瑞幸咖啡门店数字从4507家减少至3898家,其中包括了894家联营门店。

作为咖啡行业的颠覆者,从自身财务角度看似乎活的还不错,但对于海外上市的中概股来说,未来在审计和财务方面将面临着更加严格的监管。

NO.5
百胜中国香港上市,餐饮巨无霸二次上市融资“过冬”

9月10日,百胜中国香港上市,此前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,此次上市后百胜中国成为继阿里、京东、网易后的第四家在港二次上市的企业,也成为首家在两地上市的中国餐饮。

目前,百胜中国目前总市值为1566亿人民币,仅次于海底捞,是中国第二大餐饮上市公司。

目前百胜中国共计拥有10000多家餐厅,旗下品牌包括6700家肯德基、2200家必胜客,260家小肥羊、600家黄记煌以及新品牌COFFii&JOY、东方既白、塔可贝尔、Lavazza等,是名副其实的餐饮巨无霸。

百胜中国的营收一直是靠肯德基来挑大梁。长期以来肯德基和必胜客两大品牌合计占总营收的90%以上,其中单单肯德基每年就独自贡献超过65%的营收。

对了摆脱肯德基“一家独大”的风险,百胜中国很早就开始且不予余力的本土化,2004年,推出中式快餐品牌“东方既白”;2012年,收购了小肥羊全部股权并完成私有化;2020年,收购了焖锅品牌“黄记煌”。

但中餐的效果始终不明显,反观肯德基,品牌营收贡献度却不断升高,在今年上半年疫情影响下,肯德基营收占比首次超过70%,可以说本土化战略阶段性失败。

百胜中国虽贵为快餐业巨头,但因为肯德基一家独大已经严重影响了资本市场的判断,本土化战略的失败也降低对百胜中国的长期增长能力预期。

所以尽管其营收是海底捞的2倍(2019年百胜中国营收570亿,海底捞为265亿),但市值却比海底捞少了1000亿(海底捞2500亿市值)。

NO.6
狗不理深陷差评门 退市、闭店,老字号何去何从

9月10日,旅行类博主谷岳发布探店视频,吐槽北京王府井狗不理包子门店的包子价格高,口味差,引发网友关注。

随后狗不理发表声明,称其侵犯了商店的名誉权,属于虚假事实,已报警处理。《北京日报》、《新京报》等媒体关注报道,使得“差评门”登上热搜,引发全民热议。

9月14日央视发声,一见差评就报警,老字号更要讲“理”,使得狗不理事件推到舆论最高峰。

一时间舆情持续高涨,民意汹涌,因此就在央视报道不到24小时,天津狗不理官方微博紧急发表声明:

狗不理王府井店为加盟店,其“面对消费者评价擅自处理且严重不妥,不能代表集团官方行为和立场”,并宣布解除与该店加盟方的合作。

持续多日的网红吐槽狗不理遭起诉事件告一段落。狗不理近乎“灾难般”的危机公关处理让我们看到了老字号在产品、运营、品牌甚至情怀等全方位的没落。

就在狗不理事件不久后,北京宫廷菜传奇、米其林连续三年的餐厅厉家菜,被网友吐槽价格太高,称其“3000块钱一桌,贵又难吃,感觉交了智商税”,一度成为社会热点事件。

“狗不理差评门”后,公众把视野重新拉回对“中华老字号”们的关注,“狗不理”如今的窘境不是个案,是整个中国老字号的缩影。

建国之初,我国老字号大概有1.6万家,历史最悠久的“黄古林”已有1300多岁了,而到2011年时统计,老字号数量萎缩至1128家,连十分之一都不到。

这其中仅10%的老字号发展稳健,40%的老字号保持盈亏平衡,剩下近一半处于持续亏损状态。

而一水之隔的日本却把百年老店做的风生水起,截止至2019年,日本有超过3.3万家百年老店,全球第一!

如今的中华老字号们,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餐饮、新经济、新流行趋势的影响下,显得无所适从,举步维艰;还面临着人才断档、技术失传、租金上涨、创新乏力和知识产权意识淡薄等问题。

但同时我们也看到近些年“国潮崛起、国货振兴”,部分老字号在积极改变,大白兔奶糖的出圈、稻香村跨界、北京同仁堂的朋克养生咖啡、张仲景的蛋糕房等,老字号们用行动吸引了年轻世代的眼光,重回C位。

没有“老铺”,只有“新业”,面对“危、机”中华老字号们不进则退。

NO.7
海底捞市值接近百度 多品牌战略支持千亿市值

10月7日,海底捞的总市值为3169.40亿港元,约为409亿美元,接近百度的总市值,这也是截至目前中国餐饮上市公司市值的最高峰,一时引发市场热议。

考虑到上半年海底捞业绩下滑,裁员1万人,涨价未遂等一系列利空消息面下,在中期报公布后,海底捞股价反而逆势上涨,让资本圈“大跌眼镜”。

今年疫情期间,虽然业绩受到影响,但海底捞拓店仍逆势激进扩张,上半年净新开店面167家,较2019年同期仍增加40家。

得益于快速的门店扩张策略,公司业绩增长迅猛,不考虑今年疫情影响,过去三年收入及除税前利润复合增长率分别为58%和41.4%,今年疫情影响,上半年收入下滑16.54%,除税前亏损9.24亿元。

作为指标性企业,海底捞的发展也面临一些问题。首先创新乏力。

9月15日,一篇以海底捞粉丝名义发出的文章中,称其最近在郑州某海底捞门店就餐时发现“活体黄豆芽”、绣球菌、毛肚、茴香小油条、嫩滑鸭血等几道菜,与巴奴毛肚火锅极为相似。

对于行业老大在产品上的“抄袭”,巴奴毛肚火锅回应称,“海底捞是一家值得尊敬的企业,开创了服务主义的先河,如今又专注推出顾客喜爱的产品,非常欢迎海底捞加入巴奴产品主义的阵营”。

火锅不够,多品牌来凑,缺乏新的增长点。

近几年来,海底捞已经打造了诸多子品牌,除了北京的“十八汆”,还有成都的“捞派有面儿”、郑州的“佰麸私房面”以及西安的“新秦派面馆”等,但均发展缓慢。

同时加大收购,9月4日,海底捞斥资近1.5亿元收购上海澍海持有“汉舍中国菜”在北京、上海及杭州经营的9家中餐厅,HN&T Holdings为纽约的两家餐厅。

从目前来看,不管是亲儿子还是“干儿子”,海底捞的多品牌战略效果一般,对营收的贡献聊胜于无。

千亿市值的海底捞,盛名之下,亟待改变。

NO.8
长沙文和友排号1万桌 十一黄金周餐饮行业触底反弹

今年十一黄金周火爆,全国零售和餐饮重点监测企业的销售额约为1.6万亿元,日均销售额比去年“十一”黄金周增长4.9%,武汉十一8天长假餐饮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。

10月当月餐饮收入为4372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0.8%,增速年内首次转正。

重庆、西安等网红城市备受热捧,新晋网红长沙文和友国庆期间排号4万桌,被疫情阴霾笼罩了一年了餐饮行业终于拨开云雾,触底反弹。

随着节日餐饮市场强势回暖的同时,“公勺公筷”、“光盘行动”、“剩菜打包”等新消费习惯引领主流,“小份菜”在外卖平台订单大增,外卖订单同比增长69%。

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,深刻影响着餐饮行业,仅上半年餐饮行业新增注销、吊销的企业就超过15万家。

2020年第一季度,中国实现餐饮业收入6026.3亿元人民币,同比下降44.3%,疫情对餐饮产业的影响远超2003年的“非典”。

但随着疫情被有效控制,全民复工复产后餐饮行业逐渐走出至暗时刻,强势回暖。

疫情犹如大考,餐饮行业顶住了压力,后疫情时代,在以数字化、新零售、大数据、AI等餐饮新基建的引领下,餐饮行业势必抓住机遇,加速变革。

NO.9
“社保入税”的靴子终于落地 加速中小型餐企洗牌

10月30日,北、上、深及山东、山西、湖南、吉林等十多个省市的人社局相继发布《关于企业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征收的公告》的通知,正式宣告税务部门全面接管社保费的征收渠道,执行的起始时间为2020年11月1日(天津为2020年11月21日起实施)。

社保征收由现行的“代收模式”调整为“全责征收模式”,虽然看似只是“收钱人”发生了变化,实则是社保和税务部门数据全部打通,今后社保不仅要缴,还要按实际工资缴,对于餐企的营收及用工有重大的影响。

我国社保缴费基数完全合规的企业仅为27%,有73%的企业并未按规缴纳社保。而在劳动力密集的餐饮行业中,“不给员工交社保”更加普遍。

未来,企业的用工人数、员工工资、社保缴费基数的认定、征收都由税务负责,税务部门很容易核查确认餐企的社保缴纳基数与工资是否一致,更加方便追缴或处罚,而餐企在缴纳社保的“灰色”操作将一去不复返。

餐饮企业背上有四座大山,分别是房租、食材、人工和外卖佣金,这其中房租和食材受大市场的条件影响,弹性较小;外卖佣金只高不低,兴哥也没用义务为商家减负;而人工成本未来失去弹性空间,加重餐企的负担,餐饮行业前景不容乐观。

“社保纳税”加剧了餐饮洗牌,财务压力下小型餐企要么加速转型,要么加速淘汰;而大型餐饮利用每一次政策调整的机会,加速财务透明和正规化,为融资和上市铺路。

NO.10
反垄断法出台 美团股价暴跌 互联网巨头告别野蛮生长

11月10日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《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(征求意见稿)》后,互联网公司股价应声重挫,天猫跌幅最大,两日市值蒸发7691亿,美团次之,两日蒸发达3100亿,京东也跌去千亿。

此次《征求意见稿》中,对于平台要求商家"二选一",对消费者进行大数据"杀熟",利用规则、算法、技术、流量分配等无正当理由拒绝进行交易等等行为均被认定为"存在垄断行为"。

此次意见针对性强,分析认为矛头直指在各自领域中体量最大的阿里和美团。

《征求意见稿》出台前,美团股价如同坐火箭一路狂涨,自年初以来涨幅已经超过225%,更在11月9日一举达到2万亿港币,超越工商银行站到历史高位,成为国内第三大超万亿市值的互联网公司。

市场上甚至一度有“300万骑手开始碾压45万银行人”一说,市占率高达70%的美团,对其“垄断”的质疑声一直没有停过,甚至可以说行业“苦美团久已”,意见出台后各方反应强烈。

早在今年4月16日,《半月谈》发表题为《美团被“杠”背后:疫情下的垄断者该如何作为?》的文章就曾指出美团垄断的问题。

到了九月,一篇《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》的文章又将美团带到舆论的高潮,美团小哥在抖音“三问王兴”又将美团推向风口浪尖。

外卖平台被认为通过系统和算法,严格量化外卖骑手的"单量"、"超时率"等问题引发舆论广泛关注。

此次意见中,明确市场支配地位分析认定依据,对"不公平价格行为"、"低成本销售"、"拒绝交易"、"限定交易"、"搭售或者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"以及"差别待遇"等行为认定进行场景化细化。

更有业内人士表示,反垄断指南意味着互联网平台进入反垄断时代,其意义就在于打断各个平台赢家通吃的局面。

小结:

过去一年,标准化、数字化、食品工业化、餐饮新基建、资本等商业因素深刻改变了餐饮这一最传统的行业。

疫情后国潮和小众品牌崛起,去中心化的商业模式风起云涌,隔离经济与无接触商业大行其道,餐饮已经站在新的十字路口。

2021,餐饮人应不惧挑战,不浪费历史给与的每一次机遇,勇往直前,砥砺前行!

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版权归作者所有,本站不拥有所有权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抄袭的内容,欢迎 提交反馈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!


最新资讯